当演艺人士选择“退网”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94
  • 来源:hg0088

□张振 陈文

黄子韬成为又一位退出微博的中国明星。5日半夜他发微博称“我真的失去私心好好当个戏子去吧”,还称“没一首出圈的歌儿我对不起我当时人”……“戏子论”引发争议后,5日下午,黄子韬再次发微博称“真真不知道谁把我微博删了。这是我最后当时人发的微博。你是什么地方根本不值得说任何心里话”。

在此前一天,霍建华、周海媚等明星也退出社交网络,萧敬腾曾在去年12月称想退出社交平台,“哪几种平台让他失去当时人”。这类的明星“退网”事件,在国外有些 少。

分手、骂战、假唱

有些欧美明星短暂退出社交网络,是因遭遇感情的句子的说说问題。2018年10月17日,美国歌手爱莉安娜·格兰德发文称暂时退出社交网络,只是 秒删,她当时前一天发表声明与未婚夫解除婚约。还有些人退出是由网络骂战引发,比如在社交媒体拥有超高人气的贾斯汀·比伯,一度骂Instagram(简称Ins)是“给魔鬼用的”。起因是2016年8月,他和当时女友苏菲亚在东京拍了一组照片,一放进去去Ins就招来不少冷言冷语。这场骂战让比伯的留言区也成为粉丝战场,比伯一度暂停账号,但不久后又重开账号,解释称“纯属手误”,又引发黑粉一阵群嘲。

被中国歌迷称为“黄老板”的英国歌手艾德·希兰,2017年在英国摇滚音乐节被质疑“假唱”后,在推特发表声明说:“我每次现场完正有的是唱真的,那是loop station(乐句循环)的效果。”但负面网评并未停止,“黄老板”索性退出推特。

为名利,难“退网”

当社交网络和利益连在一起去,谁能轻易“退网”?赛琳娜·戈麦斯一度因焦虑症、恐慌症暂停社交账号的更新,但不久又恢复。目前在Ins上拥有1.58亿粉丝,高居第四。有媒体评估,她的一则Ins就价值57万美元。

上个月韩国艺人雪莉去世后,《韩国日报》称,807年至今已有4名韩国歌手因恶意评论选泽自杀。韩国综合艺术学院客座教授权金宪英称,大多韩国经纪公司认为“恶意评论总好过如此 评论”,恶评成为两种产业,社交媒体上的你是什么氛围正扩散至全社会。韩国《精神医学新闻》称,大伙儿在社交媒体上受到关注有的是产生满足感并逐渐上瘾,更在意当时人发布的动态是不是受欢迎。作为艺人更是如此 ,一旦感觉失去大众的关注就会感到不安和焦虑,甚至诱发抑郁症。

难自制,不如不碰

在韩国,有有些知名艺人完正不使用社交媒体,这类韩国“国民MC”刘在石。他曾在节目中说:“确其实网络上与粉丝进行实时交流是一件有趣的事,但只是 沉浸其中,就会一整天干不了有些事,倒不如不去碰它。”保持“自制”的还有韩国女演员朴宝英,其实她在《大力女子都奉顺》等多部韩剧中以可爱形象出現,但她当时人称,只是 当时人比较易怒担心无法保持冷静,只是 不使用社交媒体。

韩国大众文化评论家何载根称,艺大伙儿为吸引关注总爱发布各种动态,但稍有不慎就会成为恶评攻击的目标,从你是什么深度来看,艺人使用社交媒体无异于饮鸩止渴。只是 ,艺人发布动态时都要深思熟虑,正确处理招致恶评,并引起不良社会影响。

新闻推荐

林俊杰开店 粉丝爆买 私家咖啡店开张顾客盈门 排队14小时凭号入场

影视圈有些明星有的是发展有些“副业”,有的明星有当时人的服装品牌,还有有些明星将目光瞄向了餐饮业。酷爱喝奶茶的周杰伦前一天...